推广 热搜: 论文    研究        考研      招生简章 

三部“刺秦”电影的比较

   日期:2021-07-27     来源:www.fjxmjql.com    作者:未知    浏览:672    评论:0    
核心提示:《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广为流传,在后世也被改编为多种文学形式,由于秦意图统一六国,始皇嬴政遭到多次刺杀。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广为流传,在后世也被改编为多种文学形式,由于秦意图统一六国,始皇嬴政遭到多次刺杀。第五代导演周晓文、陈凯歌、张艺谋虽都曾拍摄过以“刺秦”为题材的电影,但风格却大不相同。

虽然都与刺秦有关,但《英雄》更侧重于武打动作的方法性和紧张感,重在过程,是坚持展示中国文化色彩的武侠片,是一部主流的武侠电影;而《荆轲刺秦王》重在讲述促进荆轲刺秦王的缘起、过程和人物内心的变化,其中的打斗与暗杀、战斗则没多少方法性和紧张感,只不过直白的暗杀和互相攻击,动作相对容易,重在暗杀的结果。《秦颂》更不是以暗杀为主,荆轲刺秦的镜头一闪而过,登基大典上也只用了一个镜头描述高渐离用琴砸秦王这一“暗杀”场景。

高尔基说,文学就是人学――这一论断同样适用于电影。电影主如果通过对人物的形象和性格的刻画来反映现实生活,并升华为艺术。人物是剧作的核心,也是剧作主题的体现者。所以,陈凯歌说《荆轲刺秦王》中的人物和故事强于它的形式,周晓文说《秦颂》的整个叙事是紧紧扣住人物的,张艺谋的《英雄》更是述说一群非凡之人所行的非凡之义。虽然三部影片中都以秦始皇为主角,但形象却迥异:《荆轲刺秦王》中人物的使命感使人物性格极富理想化,甚至看上去有的神经质;《英雄》中刺客舍生取义,嬴政具备帝王之气,形象都十分正派豪迈,暗杀虽然失败了,但在精神上,刺客却是战胜者,在和嬴政交谈的过程中,悟到了残剑选择放弃暗杀秦王是什么原因;而《秦颂》中的人物则是重情感、极具人情味的。三部影片中,《荆轲刺秦王》通过不杀盲女、为救小乞丐肯钻他人胯下、不愿杀戮而拒绝暗杀秦王等一系列事件成功塑造了荆轲的义士形象。荆轲杀了馒头店老板后被抓,在被绑在大木上、悬在半空中,像将要撞钟的长木一样前后摇晃时,荆轲视线的前方是一面正中有一滩血渍的墙壁,忽近忽远的画面让观众既可以一下子了解该刑具的作用,又可以身临其境地感觉到荆轲经受的心理重压,直观地体验那种紧张感与压迫感。观众的紧张与摆弄刑具的狱卒的轻松形成鲜明的对比,通过容易的画面表达了监狱史的目的,同时荆轲的无动于衷则凸显了他冷静淡然的性格特点。其他如???薄⒙啦晃ぁ⒄约В?性格都是极其鲜明而丰富的,通过故事的推进,人物前后的性格特点产生了明显的变化,每个形象都是鲜活的、复杂的。即使与我们的初衷相距甚远,但在历史的进程中不能不选择自己既定的道路。

“作为一种要紧造型原因,色彩不止是形象的外衣,而且可以增加造型的表现力,感染观众的情绪。”从色彩方面看。《荆轲刺秦王》开篇时是铸剑的画面,紧接着,黑色的荧幕正中忽然划下一道笔直的红痕,像是利剑割开的皮肤,红痕两边出现四道看上去随意的“划痕”,接着背景显出,数点红斑急速落在荧幕上,像是伴随割开皮肤的动作洒下的血滴,接着几道细密的横向划痕,竖向似鲜血留下的红色竖痕,一并构成了独具一格的片名――《荆轲刺秦王》,仅开头这短短几十秒,就成功渲染了肃杀的氛围。《英雄》则通过中妖冶的红,与射箭前军队的整齐划一和射箭时书馆主人的气势、书馆众人在箭雨中继续练字,与射箭后如月与飞雪一身红衣在胡杨林中对决,如月死时整个金黄色的树叶日渐转为血红色表现悲壮。胡杨林对决、九寨沟意念切磋、与秦宫大殿打斗这三场大戏,蕴含了很多的意境、美感与诗意。《荆轲刺秦王》的画面主色调是昏黄的,为整部影片染上了淡淡的悲剧环境,而《英雄》的主色调却是清冽的蓝色调,无形中烘托了一种肃杀的环境。“张艺谋是位以色彩见长的导演,他的电影之中的色彩不单是情感的宣泄,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味的符号。”长空与无名对决时,通过色彩的变化表明两人由实打实的打斗转为意念上继续展开的决斗。关于残剑和飞雪,在无名编造的第一个故事中,残剑、飞雪着红衣,表现其心胸狭窄、气血大乱,然而这正成为了被秦王发现的破绽;在编造的第二个故事中,残剑、飞雪着淡雅蓝衣,表现其光明磊落,淡然脱俗肯为刺秦大计舍弃自己性命的崇高质量;在真相中,残剑、飞雪着白衣,渲染了哀伤的环境,暗指残剑和飞雪之间的悲剧。在《英雄》中,色彩的重要程度贯穿一直,并在一定量上推进着情节的进步,揭示出影片环境的变化和感情的层进。

在叙事结构上,《荆轲刺秦王》分为五章:秦王、刺客、小孩们、赵夫人、秦王与刺客。根据顺序叙事,在各个不一样的部分却各有侧重,“秦王”与“刺客”两部分主要表现影片主角嬴政与荆轲的性格特点形象,为两人的运势和行为做了铺垫,而“小孩们”和“赵夫人”则通过两种矛盾推进人物内心的变化,推进情节的进步,揭示出当时的动荡与混乱,说明最后“秦王与刺客”的高潮出现的势必性和历史性。《英雄》也使用了分段式的叙事,在无名上殿前说明距离秦王百步内格杀勿论,然后由于无名成功杀掉三名刺客,伴随无名讲杀刺客的经历不断封赏,同时与秦王的距离也越拉越进,在隐藏的汹涌中忽然发难暗杀秦王,既在乎料以外,又在情理之中。《秦颂》则是较为一般的叙事手法,片头先倒叙秦始皇命人将乐器推入滔滔江水内,下令乐人为最卑贱的职业,然后转而开始顺叙讲述嬴政刚出生和高渐离一块长大的故事,根据时间顺叙,最后揭开片头禁乐是什么原因。

第五代导演的这三部“刺秦”片,是作为导演们心中酝酿多年的成就,作品中所流露出的情感意蕴和文化使命表现,通过色彩的精妙运用和叙事的精巧构思,将一片细小的历史碎片展示出“刺秦”的视觉盛宴。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